918博天堂国际

为蒋介石背黑锅:“九一八”张学良“不抵抗”真相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21-01-27]

  东北是张家父子的独立王国,是奉系军阀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基。对张学良来说,丧失了东北,便丧失了根基,丧失了政治前途。但他深知,日本这样的强敌,“绝非我一人及东北一隅之力所能应付。”因而也只能痛苦地表示:“我何尝不想奋起抗御?怎奈委员长严令‘不予抵抗’在前,只能服从。中央如有命令抵抗,决与诸君奋战杀敌,义不容辞。”

  搁下话筒,张学良又打通南京的长途电话,报告日军进攻沈阳,并告暂不抵抗,请求如何应变。

  据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报告,日本军队9月18日晚10点突然向我驻扎在北大营的士兵开火。我们坚持不抵抗政策,没有还击。但是日本缴了中国士兵的械,还放火烧了北大营,这些情况已经向有关当局做了报告……。

  正在南昌督促“剿共”的蒋介石,得悉“九·一八”事变,不向部下发号施令抵御外侮,却在日记里尽发感慨:

  倭寇果乘粤逆叛变、内部分裂之时,而来侵略我东三省矣!呜呼!痛哉!余惟有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拼以一身报我总理!报我先烈!报我民族!(9月19日)日寇野心即已爆发,必难再收,东亚从此无宁日矣!。(9月20日)

  令张学良严饰东北军驻沈阳的将军王以哲、荣臻等绝对不准抵抗,违者以军法从事。并令驻辽宁的陆空军继续后撤,以不与日军接触为原则。沈阳事件听候中央处置。

  接着又收到由专机送到北平的蒋给张称兄道弟的亲笔信,其主要内容:1.现国际形势对我不利,英日有盟约在先,美法等强国又利用日本防犯赤俄,均不愿援华抗日。2.国内局势不稳,西南滇(龙云)、桂(李、白)、粤(陈济棠)等要联合反对中央,而受赤俄援助,到处流窜,同时今年长江又发大水,天灾人祸,造成国困民贫,财政奇绌,武器不足,怎能抗击凶狠顽强的日寇侵略军?我们要忍辱含垢,卧薪尝胆,内求稳定,外谋友国,积极筹购武器,充实战备力量,以待国际局势演变。当前只要退让,诉诸国际联盟,争取美法苏英等列强同情和援助,以“九国非战公约”来遏制日寇的侵略,云云。

  张学良误信蒋介石的欺骗宣传,且笃守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遂转令王以哲、荣臻等将整装待命反击的陆空两军继续后撤。

  荣臻复报说:“士兵各持枪实弹,怒眦欲裂,狂呼若雷,群请一战,甚有持枪痛哭者,挥拳击壁者……”张听后欲哭无泪,但也无可奈何。

  事变四天之后,9月22日,蒋介石在一次演讲中正式表明对“九·一八”事变的态度:我国民此刻必须上下一致,先以公理对强权,以和平对野蛮,忍痛含悲,暂取逆来忍受态度,以待国际联盟公理之判断。

  与此同时,蒋氏又特别强调:“危害生存之必须根本铲除。”狡诈成性的蒋介石,在公开讲话中,尽管搞了许多弯弯绕绕,但最终也不敢把“不抵抗”三个字公然讲出来。

  自“九·一八”事变发生以后,每当日侵略军前进,张即电请示,蒋都复电令张不准抵抗,继续后撤。直到张学良被舆论扣上“不抵抗将军”的帽子,迫于舆论和民愤的压迫,不得不下野出洋考察为止,共收到蒋及军事委员会这样不准抵抗的电令、函件共十余份之多。

  岂知这“不抵抗”三字,使拥有26万之众的东北军,面对仅有万余日本关东军的野蛮侵略,只能抱枪饮弹。防守北大营的守军于一夜之间,伤亡335人,失踪483人。日军长驱直入,如入无人之境,于一昼夜间,占领了辽、吉两省的三十多座城镇。

  东北大好河山拱手让敌,国人痛心疾首,纷纷起而诘责东北边防军司令、中国陆海空军副司令张学良,许多人更把怨愤发泄于报端:

  张学良向全国及南京国民政府发表通电云:日本军队9月18日晚上10点突然向我驻在北大营的军队开火。我们坚持不抵抗政策,没有还击;甚至连日本人火烧北大营时,我们都没有进行抵抗……

  张学良命令各军避免冲突,东北各军严禁持枪械出营,避免与日军冲突,以维中日邦交……

  张学良!你干得真漂亮!你为我们丢失了祖国的大片领土。难怪有人要提名你为“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”……

  某报更登有一张漫画,画着张学良一手抱着戴笠的姘头,一手扔掉东北的河山……